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资料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考察巴东

发布时间:2014-07-09 15:24 来源:《鄂西文史资料》 编辑:州政协 浏览:0次
邬光才  

1984年4月6日晚,州委书记田期玉电话告诉我,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要来巴东视察,夜宿野三关。接到电话,心情非常激动,又喜又愁。喜的是总书记是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总书记来巴东视察,是巴东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是对边远山区人民的关心和厚爱。愁的是,  巴东是个老少边穷库地区,各方面条件都很差,安全保卫工作重于泰山,万一有个闪失,那可如何了得?于是,我主持召开县委常委紧急会议,着手准备相关工作。首先,考虑的是警卫工作,决定由公安局局长郑洪浮牵头,遵照既保证领导安全,又不影响领导联系群众,采用内紧外松的工作原则,抽调公安干警和武装干部着便装,在野三关街上和庙包、后湾等地放哨。第二,膳食安排,用野三关的土特产品, 巴东豆干、野三关豆精、阴豆豉、鲊广椒、猪肉、兔肉、苞谷酒,请总书记品尝。早餐:糯米糍粑、荷包蛋、龙须菜等。住野三关招待所,条件十分简陋,房屋是土基瓦盖的土墙屋二楼西二间(面积20.3平方米),独门、独窗。室内只有一张木桌、一台黑白电视机、一个床头柜、一张棕丝床、临时架通的长途电话。公共厕所没有水冲,臭不可闻,撒些石灰降低臭味,用一块布把门遮起来。第三,汇报材料,由我准备,汇报时不可能照着稿子念,会采取提问式的方法,问到那要答到那,这主要靠强记,思想上作好准备,要沉着,如实汇报情况。

4月8日,我与县委常委商量,机会难得,通知“四大家”领导和部委办局主要负责人来野三关,请求总书记接见,常委都赞成。9日上午,我将准备情况,向州委书记田期玉汇报,田书记说:“不行,要遵守纪律。”我说:“人都已到了野三关,是不是让他们回去呢?”田书记停顿了一下,又说:“既然人已经来了,那就叫他们等着吧!”

1984年4月9日(农历三月初九,星期一)下午五点二十四分,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乔石、共青团中央书记胡锦涛一行,在中共湖北省委书记关广富、副书记钱运录,鄂西州委书记田期玉、副书记朱纯宣陪同下,乘坐中巴车到达野三关。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的领导同志邬光才、刘正朝、李克明、谭明寿、税明星、张先禹、夏各金等在野三关招待所门前迎接。总书记下车后,同前来迎接的县领导同志一一握手,向站立两旁的干部群众挥手致意。

总书记到达野三关招待所后,随即到会议室接见“四大家”、县人武部领导同志以及野三关区委、区公所的负责同志。参加接见的共25人,他们是:邬光才、刘正朝、李克明、谭明寿、税明星、邓清可、李光保、谢守政、张先禹、李震山、余继明、周生俊、李世宣、段克孝、李跟东、夏各金、陈立明、王汉卿、柳占海、杨隆熙、宋发达、及志民、戴成寿、胡永初、胡德坦。

总书记说:“大家坐下来谈吧(问刘正朝县长)好大年龄了?”

刘正朝答:“43岁。”

总书记问:“哪里人?“

刘正朝答:“建始人。”

总书记说:“这次就是没有到你们建始去,但是路过了,读过什么学校?”

刘正朝答:“原来的财经学院,湖北大学。”

总书记问(指李克明):“这是哪一位?”

我介绍:“他是县委副书记李克明同志,黄梅人。”

总书记:“噢,黄梅。我没有到过你们黄梅,那是湖北最东边的县。(问李克明同志)读的什么学校?”

李克明答:“初中毕业。”

我介绍:“这是县委常委、纪委书记邓清可。”

总书记问邓:“怎么,你也是土家族吗?九个扣儿(土家族服装上的扣子)。”

我介绍:“这是农工部长王汉卿,十堰市人。”

总书记问王:“好大年纪了?”

王汉卿答:“52岁。”

总书记问王:“你读过什么学校?”

王汉卿答:“中学。”

我介绍:“这是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余继明同志,蒲圻人”。

总书记问余:“多大年纪了,读过什么学校?”

余继明答:“54岁,读过高中。”

总书记问:“你们县委所在地在哪里?”

我禀报:“在长江南边,巫峡出口。”

总书记说:“这是很美的地方哩,在船上看,石阶一层一层的砌得很好的。”

我说:“三峡水电站建成后,老城要全部淹没,要建新城,将来建得会更好。”

总书记说:“你靠搬迁费发财了。”

我禀报:“搬迁费可能要两亿以上。”

总书记问:“这里离县城有多远?”

我回答:“98公里。”

总书记问:“要翻山吗?”

我禀报:“要翻山,1800米的山。”

总书记问:“什么山?”

我回答:“绿葱坡。”

总书记问:“巴东县好大面积?”

我禀报:“3580平方公里、537万亩。”

总书记说:“面积很大嘛,很辽阔嘛!”

我说:“地形狭长,从南到北八百多里。巴东是三山盘踞,两江分割。古人说,巴东是山川险胜甲荆南。”

总书记说:“好,好!听说你们小水电搞得很好吧?”

我禀报:“全县小水电资源丰富,理论蕴藏量23万千瓦,可开发利用的157000千瓦,现已开发利用的装机11000千瓦。”

总书记说:“那不多嘛,还不到30%嘛,你可开发的15万,开发的不到一万三嘛。”

我回答:“开发利用率低,我们沿渡河水系很好。”

总书记说:“今天我们路过的是野三河嘛,野三河也很好嘛。”

总书记问:“全县有好多人口啊?”

我禀报:“45万。”

这时,服务员谭双春拿广柑请总书记品尝。总书记说:“我怕酸,给你(指刘正朝县长)吃,你是县太爷嘛。”

总书记继续问:“45万,比利川少,利川是69万。你们今年有什么打算?”

我说:“今年贯彻中央一号文件,贯彻省州关于“以林为主,综合经营”的方针,我们准备在发展林业上狠下功夫。全县宜林面积330万亩,其中有林地209万亩,占61%。我们过去在方针上有过失误,丢了山,丢了地下宝藏,丢了水。“

总书记问:“你地下有什么宝藏?”

我禀报:“我们地下宝藏丰富,一个是煤炭资源丰富,全县8个区,区区有煤,55个乡镇有26个乡镇有煤。已经探明储量为8903万吨。”   

总书记问:“煤质好不好?”

我禀报:“好,发热量5300大卡,无烟煤。”

总书记说:“5300大卡就不错了嘛,每年产多少吨?”

我禀报:“国营、集体一起有13万吨。”

总书记说:“你每年开采80万吨,就可以开采100年嘛。”

我回答:“在开采煤炭方面我们有两个打算,一是辛家煤矿,已上报国务院,年产33万吨,3个井。”

总书记说:“你搞小煤窑,就不要经过国务院了嘛,你不要搞那么大,搞那么大干什么?”

我说:“我们湖北是缺煤省,到外省运煤,今后煤炭还是要从本省内解决,我们下力开,山区生意也搞活了。”

总书记说:“你搞大了,基本建设一控制,就把你控制掉了,你现在开的十几万吨里的国营的集体的各占多少?”

我禀报:“国营占五万一,集体六万多,个体二万多。”

总书记说:“还是个体开采好,你自己收购嘛。”

我说:“个体开采可以解决烧煤烧柴问题。”

总书记说:“还可以卖嘛,还可以邀伙开采嘛,还可以承包嘛,除煤以外还有什么矿?”

我禀报:“还有磷、钾。钾矿在我们全省是少有的,离县城只有71公里,初步勘探储藏量有3000多万吨,以后可以发展复合肥。”

总书记问:“品位高不高?”

我禀报:“平均8%符合工业开采要求。磷含量平均是17.4%,最高达到38.5%。”

总书记说:“一个煤、一个磷,还有一个钾。”

我禀报:“还有石灰石遍地皆是,可以大力发展建材工业。”

总书记说:“你可搞水泥嘛,搞水泥你这里没有电。”

田期玉说:“现在有电了,县里准备搞个大水泥厂。”

总书记问:“搞大水泥厂你交通方不方便?”

我回答:“方便,紧挨着三峡,石膏矿也比较近。”

田期玉说:“现在准备建8万吨的,以后再搞16万吨的。”

总书记说:“搞大的建设时间太长,你搞100万吨要3年,你要搞小的,搞30万吨的、20万吨的,以后搞10万吨的也可以。现在搞88000吨的要采取另外的管理办法也赚钱。你可以搞木材嘛,你不是有两江分割吗,木材可以从水里走嘛。”

我说:“有的不能从水里走。”

总书记问:“今年的打算怎么样?”

我禀报:“从工业生产上有点困难,主要是烟厂停了。”

总书记说:“你把寄托放烟厂上啊?”

我回答:“再是发展乡镇工业。”

总书记问:“你乡镇是什么工业啊,是采煤吧?”

我禀报:“是采煤和小水电、农副产品加工、饲料加工、食品。”

总书记说:“你挖煤烧,树林子也保护好了,你的煤多少钱一吨?”

我禀报:“出厂价是22元,卖出去要贴一点,18元一吨。”

总书记说:“国家的才27元一吨吧?”

田期玉说:“社队的赚钱,国家的赔本。”

总书记说:“你国营的可以采取承包的办法嘛,也赚钱,也不会赔本。”

关广富说:“耀邦同志讲的意思就是叫你们放,个人采,承包采,依靠国家一下上不去,小煤窑应该放开采。”

总书记说:“要放开呀,如果是搞小煤窑呀,两三年就有100万吨,你收税嘛,他自负盈亏嘛,不要怕老百姓挖,不要怕挖乱,也不要怕他富。这个,你们县里的同志要放开”。

我回答:“县里想放开,但省里是产销一条鞭。”

田期玉说:“省里的也要相应的放开。省煤炭厅厅长给我说,产供销一条鞭都归我,我支持你。我说那好嘛,你是大靠山嘛,总书记说的这个问题,省里和我们都要解决。”

我说:“不一条鞭他就不投资呀!”

关广富说:“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要放开搞。”

总书记说:“你一条鞭我九条鞭嘛(大笑)。”

我说:“我们对上面部门一头都不能得罪,既不能得罪煤炭部门,也不能得罪物资部门。我们有些担心呀。”

关广富说:“这是老实话。”

总书记说:“我靠一头,靠老百姓嘛。我不得罪老百姓,你放开,老百姓高兴嘛。一吨煤22元,一个劳动力一天挖不了一吨呀。”

我说:“可以,我这煤很好的,有的有3米多厚。”

总书记说:“挖一吨个人就可以得10块钱,一个月300元,这不一下子就富起来了吗?你得红眼病不得红眼病?”

总书记又一次问我今年有什么打算,因吃饭,汇报终止。

下午五点五十分,总书记和乔 石、胡锦涛、胡德平、关广富、钱运录、田期玉、邬光才、刘正朝、胡永初等同志在野三关招待所同桌共进了晚餐,关广富特意安排我和刘正朝俩坐在总书记左右。席间,总书记同大家边吃边谈。我提到敬赠总书记一对小狗熊时,总书记谢绝了。并叫把小狗熊留下办动物园。我说:“我们没有动物园,山区是天然动物园。”总书记又说:“那就送到州里办动物园,或者送给葛洲坝,你们和葛洲坝是邻里,要把关系搞好。”

进餐时,乔石又一次问到巴东城的搬迁,州、县委领导同志作了汇报。当听到搬迁到180米以上仍然是山城时,乔石说:“山城好!”

总书记还问到李白是否到过巴东,陆游任过巴东的知县与否,火烧连营七百里在哪里。我都一一作了回答,并说寇莱公做过巴东知县。总书记问:“寇莱公是陕西人吗?”我答:“陕西渭南,当时叫华州下部。”总书记又问:“寇准是先到巴东后受贬,还是先受贬后到巴东?”我答:  “先到巴东,他十八岁中进士,擢巴东县令。后来到枢密院。”总书记说:“是枢密院副使,他澶渊之盟那一仗打得好,把皇帝吓抖了。”

进餐时,田期玉说:“总书记这次专程到鄂西,六天时间,行程千里,今天我要敬一杯酒。”总书记微笑着举起酒杯,与大家同饮。总书记饭毕,对还在桌上的同志客气地说:“我不等侯了!”

总书记夜间在房间踱步,因楼板裂缝,踩得楼板吱吱响。秘书提醒说:“楼下住有人。”总书记停止踱步。

十日晨七点二十五分,总书记和乔 石、胡锦涛、胡德平、关广富、钱运录、田期玉、邬光才及刘光俊(建始县委书记)等9人共进早餐,当讲到刘光俊是安陆人时,总书记说:“湖北省我还有七、八个县市没有到。”关广富说:“希望总书记一年到湖北来一趟。”总书记说:“一年来一趟,这个话还不敢说。”田期玉说:“我们鄂西草场大,今年我们计划按恩施大山顶畜牧场的经验,根据总书记以家庭承包为主的指示,每一个县搞一万亩牧场。”总书记说:“以家庭承包为主好。”

早饭后,我向钱运录请求,希望总书记接见我县局级以上干部并合影留念。钱运录说:“我去说,”得到应允。总书记在招待所坝子里,接见了全县局以上领导干部(共76人)并和局以上领导干部及全体工作人员合影留念(共151人,其中我县141人),然后同州里的领导同志、工作人员合影留念。

七点五十分,总书记及随行人员与县领导同志们一一握手告别,向公路两旁的干部群众频频挥手致意,乘车离开野三关。

胡耀邦总书记一行,九日下午四点三十分过野三河大桥进入巴东,十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出八字岭离开巴东,历经十六个小时。

胡耀邦总书记离开野三关后,县四大家领导进行座谈、回忆,都说总书记平易近人,使人感到无比亲切。总书记勉励我们继续解放思想,进一步放宽政策,使山区农民尽快致富。给我们谈话要点归纳起来四点:  一是要疏理流通渠道,常年开放,彻底开放。二是山区要抓好林业,抓好畜牧业,抓好多种经营。三是山区的工业发展要打破老框框,工矿企业搞小型的,以家庭联产承包为主好,小煤窑开放让群众去挖。四是领导要敢于实事求是,办事要有魄力。同时,县领导都说受到总书记接见,聆听总书记的重要谈话和我们合影留念,感到无比幸福,终生难忘,决心贯彻落实总书记的重要谈话精神,推动各项工作!                                      (巴东县政协供稿)

责任编辑:州政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