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资料

教学点的守望人

发布时间:2015-05-18 16:22 编辑:州政协

教学点的守望人

张大东

咸丰县的129所中小学中,有48个地处偏远山寨的教学点。清坪镇灯笼寺教学点是48个之一, 蒲元登,就是守望在这里的教师。

1974年6月,人生第一个重大而又残酷的抉择摆在了蒲元登面前:家庭的贫困,兄弟姊妹五个无法都上学读书。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为了弟弟、妹妹能继续上学,作为长子的他咬牙决定放弃继续上学的机会,回到了偏僻、落后的家乡——比西坪。1978年正当他准备走出大山打工创业启程时,当地的领导却留住他,要他去比西坪教学点(现已经被撤销)任民办教师。因为山上的土家孩子没有老师,将面临集体辍学的危险。他知道,孩子们不读书,只会让比西坪永远地贫穷下去。于是,他背着简单的行李,带着口粮,义无反顾地走进了比西坪学校,开始了在教学点任教的人生。 

2008年,随着原年迈的老教师退休,灯笼寺村教学点面临着没人任教的窘境。这时,中心学校的领导找到时任泗坝小学教导主任的他,要求他再次到教学点任教。蒲元登硬是二话没说,爽快地答应到灯笼寺村教学点任教。他知道:在当时,年轻教师是没有人愿意到该教学点的,他不去,又一个教学点就会垮掉,又有一些儿童面临上学困难。

这灯笼寺教学点,在一个偏远高山顶的山寨里,离清坪集镇足足21公里。一名教师,要带三四十名学生,从学前班到二年级进行复式教学。兀立于山沟里的学校,像一座孤庙,学生每天要爬上爬下这座“孤庙”,本身就不是一件易事。一到下雨、下雪、或者冻凌,学生就只能靠抓住路边的树木缓缓爬行,稍有不慎,就有滚下山崖的危险。山上,经常留下蒲元登扶着、背着、抱着学生上下的身影。

每天更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孩子们饿了,要下厨烧火做饭;孩子们要喝水,课余时间要要挑水;营养餐来了,每星期按时到中心完小领取,骑着摩托在泥泞山间盘旋……无论条件多么艰苦,他都没有怠慢一个学生,撂下一节课,忽略一道题。连续三年,在全镇学年统考中,他所教学生的成绩都是前三名。每当喜讯传开,乡亲们总是奔走相告。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才有一番释然,他的心血没有白花,真情地守望教学点,土家孩子上学念书一个也没有少!有朋友提醒他:你再这么穷教下去,保不住一家老小都跟着你喝西北风。他对此一笑:没事,家里还有几亩责任田;山村教师没有那么娇嫩,有的是农夫一样的身手。在丝毫不耽搁教学的情况下,每逢周末、节假日、寒暑假,他都要回到离学校10多里外的老家,种自己的责任田,喂牛割草,耕耙耘犁,挑肥下种,无所不干。他很满足:说当山村教师辛苦,能比在山里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更辛苦吗?说当教师清贫,再怎么清贫也比土里刨食的父辈们回报高啊。就是这种满足,他守得住这番清贫、耐得住大山的寂寞!多少次,在外发展的儿子,告诉他:再过三年就退休了,都一把年纪了,别那么卖力,该休息休息了,家里的一切你还得操心,有时间多考虑一下家庭、年迈的老人。对此,他也犹豫过,但看到这土家山寨的孩子,他怎么也迈不开离开的脚步。

在这里,他是“全科教师”,校长、后勤主任、班主任、科任教师“一肩挑”。经常与学生和家长打交道,他知道教育是爱的事业。现在教学点还有19名学生,看起来不起眼,是少的。但19个学生不是少的,三个年级的语文、数学、音乐、体育……一个科目都不能少。家长无不佩服地说:“蒲老师,你真不简单,教那么多科目,既当妈又当爹,够辛苦的……”

一年级的陈红星、聂念诗,回家经过山沟,如遇天下大雨,必须先送他们俩过去,否则山洪一来就危险了;要先安排学前班学生看书,再给一年级上语文课,还要布置二年级做语文练习册……班上学生吃得好不好,学习是否快乐;哪个学生是留守孩子,哪个学生是单亲家庭,哪个学生还是贫困对象……这些情况都了如指掌。天凉了,他会提醒学生添衣服。学生病了,他就陪他(她)去看医生。周末放假,他会叮嘱学生往返学校千万注意安全。哪个同学闷闷不乐,他会走近谈心。哪个同学成绩下降,他就找来一起分析原因,帮学生打气、鼓劲。36年来,学生走了一批又一批,而唯一不变的是他有一颗经久未变的爱心。

而今,他已年近花甲,没有轰轰烈烈的业绩,没有鲜花簇拥的热烈,有的只是一份宁静,一份美好的回忆。初为民办教师时,每个月工资只有5元,然后从7元、9元、12元、15元,涨到2002年最高也只有120元。2002年转为公办教师后,月工资是780元,到2014年也就2400元。他很知足,爱人一直在家务农,两个儿子已经成家,都在外务工,日子还算可以。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外,他也没有其他奢求。他最快乐的是,逢年过节,都有学生和家长来看望,有昔日的学生打来电话、发来短信。

一次一次的往返于学校与家庭的时候,看见年迈的母亲半身不遂的身体、妻子衣衫褴褛的在地里忙碌的身影,真是有愧于家庭。老母亲在他为学校奔波时,突发脑血栓,随后经治疗留下后遗症,12年瘫痪在家;与他一同教民办的妻子,因忙于家务,照顾孩子,舍弃了转正的机会,但没有一句怨言;还有孩子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教育。但看到学生们朝气蓬勃的身影、求知若渴的双眼时,在填写一张张令人满意的成绩单时,当手摸一个个“优秀教师”“校园名师”证件时,他的心便无愧了,且很安逸了。中心学校校长说:“你还得坚守,直到你退休,这儿缺不了你呀!”他也是这样想的。为了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他将继续守望教学点,他无怨无悔!(咸丰县政协供稿)

责任编辑:州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