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史资料

宣恩畜牧兽医泰斗杜耀文

发布时间:2015-05-18 16:17 编辑:州政协

宣恩畜牧兽医泰斗杜耀文

谭 文

2012年10月国庆期间,我去采访了一位曾经为宣恩畜牧兽医事业作出巨大贡献人称“杜神仙”的95岁高龄老人杜耀文。杜老是宣恩兽医创始人,曾任过县畜牧局畜牧兽医股股长、高级畜牧兽医师。

杜耀文1917年10月出生于湖北省沔阳县(今仙桃市)新里仁口镇。5岁发蒙读书,进入叔祖父的私塾学堂。7岁时因舅父任国民政府竹溪县县长,在那里读完了小学、中学,16岁中学毕业后因受其舅父的影响,准备在武汉办一个畜牧场。于1933年考入南京中央大学畜牧兽医专修科(四年制),班主任是刘行骥(黄陂人,留美兽医学博士,时任国民政府中央农业部渔牧司司长),1936年冬到安徽省石门山畜牧场进行毕业实习。毕业后被分配到重庆中央农业实验所,所长是程绍迥(留美兽医学博士,解放后曾任中国农业科学院副院长,离休干部)。

宣恩县位于川、黔、湘、鄂边区,城乡集贸市场历来都是四省边区进行畜禽及其产品交易集散之地,因此也是家禽家畜各种传染病源传播之地,偶尔失防,即引起家禽家畜疫病灾难。解放前宣恩县的牛瘟流行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发生的。杜耀文根据当时四川省东南部的酉阳、彭水、秀山、黔江等县(今属重庆市辖)牛瘟流行的时间推测,大约在民国25年(1936年)秋或翌年春,这是因为宣恩、来凤、咸丰三县距川东南牛瘟流行区很近,而来凤的耕牛交易市场,历史上就有招引牛商的魅力。当时,川东南牛瘟疫区畜主,为了减少自己的损失,把病牛或潜伏期病牛赶到来凤、咸丰县城市场廉价出售,致使牛瘟蔓延。据了解,宣恩牛瘟流行,一是发生在靠近来凤城的李家河、沙道沟、高罗;二是从咸丰沿椒石公路线蔓延到晓关、椒园等地。继而,疫病向全县纵横扩散,遍及一些深山峡谷。有的自然村耕牛成群死亡,一些大户养五六头牛,扫圈死光,有的人把牛藏在山洞里避疫,亦未幸免。贫苦农民家死了耕牛,伤心不已,痛哭流涕。当时全县死牛约在3000头左右,人们叫苦连天,地方官员又束手无策,湖北省政府代主席严立三去重庆开会,乃将牛瘟流行情况呈报国民党中央,请求紧急派员扑灭。

1938年(民国27年),时值“七七事变”一年后,全面抗日战争开始,国民政府首都南京迫近战场,中央政府西迁重庆不久,武汉沦陷,湖北省政府西迁恩施,当时的省农业改进所随迁恩施老营坝后即成立畜牧兽医组,专司兽疫防治事宜。

据湖北省政府呈报鄂西爆发牛瘟,请求派员扑灭,经国民政府行政院批示经济部研究办理。中央经济部翁文灏部长(浙江人,个子不高,很朴素,有声望)批交渔牧司和中央农业实验所(所长是谢家声)派员扑灭疫病。当时经济部有两个主管部门,一是渔牧司,二是中央农业实验所畜牧兽医系。但技术力量少得可怜,只有8个本专业人员,这8个人是:系主任留美博士程绍迥,技正(总工程师)简任(二等文官)、留美博士寿标、郑庚,技佐(四等技术人员)秦和生(解放后任甘肃农业大学畜牧兽医系教授)、侯润民、郑某(名字记不清)、杜耀文。当时,程主任、寿标和郑庚都积极主张要组织技术力量赴鄂西督导扑灭疫病。程主任和翁部长很熟,中央经济部遂作出决定:办公室只留一人,特派寿标到广西,特派程绍迥、秦和生、侯润民、杜耀文一行4人到恩施督办牛瘟防治工作,先进行考察,并拟定扑灭行动计划。因程绍迥和秦和生在贵阳,即电告他直赴恩施,杜耀文和侯润民由重庆取道万县到恩施。

从重庆到恩施,原先打算经万县取道宜昌再到恩施,船、车,水、陆行走要方便些。因宜昌时遭日本飞机轰炸不敢走未能成行。为了旅途安全,上级指示杜耀文与侯润民乘民生公司客轮先到万县,然后转陆路到恩施。1938年5月初,他们携带兽防药械10余挑离渝起程,抵达万县后,探悉得知万县到恩施500多里山路,沿途山路崎岖,不仅翻越高山峻岭,还常有捧老二(土匪)出没设卡,抢劫行旅,谋财害命。对此,他们决定去找万县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商请派武装人员护送。他们凭“考察证明”找到万县专员,专员说,只有这条路到恩施,200多公里,翻齐跃山,山高坡陡,又有土匪抢劫,同意派一个班的武装人员护送。他们坐滑竿,10多个挑夫挑着兽防药械,一天只能走一站,一站路程有30多里的,也有五六十里的,走了一个多星期才到达利川。到了利川后,万县的武装人员和挑夫回去了。他们休息了两天,由利川县安排了5名武装警察护送,又另找了10多名挑夫挑药品、器械、行李,走了个把星期到达恩施。他们是5月中旬到达恩施与程绍迥、秦和生会合的,4人都住在湖北省第七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袁济安(沔阳人)介绍了鄂西牛瘟流行情况,陈诚下命令防治牛瘟,当即成立湖北省第七区鄂西牛瘟防治督导团,安排了办公室,阙子丽专门负责生活,饭菜都是端到办公室。其时省政府在恩施,湖北农业改进所是个空架子,所长刘运筹虽然总揽全省农牧业大权,但连一个畜牧兽医技术人员都没有,扑灭牛瘟的责任全落在杜耀文他们4个人的肩上。当时,疫情十分严重,任务重,技术人力不够,程主任是四川人,资格老,工作的学生多,在回渝述职时,再由经济部翁部长出面,与四川省农业改进所协商,调遣12人参加鄂西牛瘟防治工作。是年6月上旬,人员到齐,这时防治督导团共16人,程、秦二人分别担任正副团长,程负总责,秦兼负责恩施,下设8个防疫队,分赴恩施专区8个县。杜耀文和侯润民被分配到宣恩。增补工资由专署发放,每人每月补45元(袁大头),专员公署还指令各县为防疫队每人配备熟悉当地风土人情和路线的力夫一人,每人每月补工资15元(袁大头),随同挑运行李和药械下乡搞防治,走到哪里就挑到哪里。这些挑夫都是保安队退役人员。同时提出了工作方法和要求:第一是药物。因为处于抗战期间,防治牛瘟需要的生物药品紧缺,牛瘟血清仅由成都生物药品厂有限供应,牛瘟脏器疫苗全部从国外进口,不可能进行普防注射;在方略上确定采取先疫区后集镇,先交通沿线后偏僻乡村,一头牛都不能漏掉;在疫区应用被动免疫,疫区外围应用自动免疫;大量使用高度免疫牛瘟血清,只限于抢救病牛。第二是宣传。宣传工作除了口头宣讲,还要组织写标语,号召扑灭牛瘟,人人有责,强调畜主做好消毒和隔离工作,同心协力,拔除疫点。第三是要求各防疫队要绘制疫情图,连同工作月报,按期上报中央农业实验所考核。

杜耀文和侯润民是6月下旬到达宣恩,他们坐滑竿,兽药械是挑夫挑着行走。到宣恩后,宣恩穷,县政府没有他们工作和住宿的地方,也没法招待他们。县长胡干成安排他们住在兴隆客栈,客栈也很小。到达后的第二天,到县政府开会与胡县长研究防治牛瘟的有关事宜。县政府组织召开了全县会议,通令各乡各保人员要尽职尽责,协助防疫队的工作,要层层负责,以自然村或联片集中耕牛接受防疫注射。作了上述安排后,杜耀文与侯润民扎根宣恩住在石保长家。开始在宣恩城郊一同工作,搞好示范,后来,根据各乡保上报的疫情,为了加快进度,两人分开作战,防疫重点在交通大道沿边。侯润民到高罗、沙道沟、李家河;杜耀文到城关、晓关、长潭河。杜耀文和力夫先到晓关,晓关是牛瘟严重疫区。他们住在街上一家客栈里,联保主任陈达仁要他的下属人员首先将杨柳沟自然村的耕牛集中了30多头,杜耀文一头一头地检查,发现有几头已患牛瘟初病(口腔里有水泡)。在这种疫区的防治,对无病牛只搞一次防疫注射,对初病牛则要注射高度免疫牛瘟血清,进行抢治,要连续注射4—5天才能治好,因而防治工作量大,除督导团通知回恩施述职外,他一直都在乡下工作。

是年初冬,记得尚未下雪,杜耀文和侯润民在茅坝塘会合,在铁厂坡、狮子关、封口坝、甘沟塘一带给牛补注。时近年关,但因有4头病牛需要抢治,他们就下榻于甘沟塘街上一家小客栈里,大年初一早上,店主人的小儿子端了汤圆到房间给他们拜年,表达了山区人民的深情厚谊。他们给了店主小儿子一块银圆作压岁钱,小主人蹦蹦跳跳地走出去了。正月初十前后,国民党川军一个师开赴湖南,路过干沟塘歇营,该部一位副官强迫要他们让房间给师长和其小老婆住,怎么解释都不依,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为了图个安宁,他们只好让出房间。

过了几天,抢治的4头病牛脱险了,他们回县城休息,县长胡干成设宴招待了他们。过了元宵节,他们又到万寨,虽然万寨疫情不大,但他们还是认真、细心地做了重点防疫工作。

在防治牛瘟疫病的过程中也出现一点特殊情况。那时牛贩成群结队到咸丰买牛,都是四川来的牛,所以牛瘟病高感染。牛贩将患病牛(潜伏期)便宜“打神”(一头顶一头,互不找差价),一头水牛(无病)百多元,一头黄牛(无病)只几十元。有一位中兽医,叫谢全忠,他说牛瘟死牛是没办法的,他有一头黄牯牛,膘肥体壮,他贪便宜,与牛贩“打神”,结果上当,传播牛瘟,侯润民到庆阳坝打了预防针,可第二天天没亮,牛死了。谢邀人灯笼火把要捉侯润民,要赔牛,要1000多块现大洋。侯急赶到宣恩找杜耀文,杜在晓关。第三天,杜耀文到庆阳坝请联保主任出面调停,结果赔了160元现大洋。后来,这事报到中央,补上了这笔钱。

宣恩县的牛瘟防治工作于1939年4月上旬结束,杜耀文和侯润民随即回恩施参加总结会议。当时,湖北省农业改进所电请中央,要求防治督导团常驻鄂西工作,上级不同意,5月初,督导团奉召回到了重庆。

杜耀文回到重庆后,1940年,调至经济部农业局任业务股长。1942年调至军政部马政司任中校马医官,聘书已下,但他谢绝。1945年8月,抗日战争结束,国民政府迁回南京,他辞去政府一切公职,携妻儿离开重庆,回到老家居住,途中因交通堵塞被困在河南省郑州,平汉铁路全是军队,迫于一家人生计,找他的老师介绍到郑州货物税局出任驻厂税务员,是一个临时的,没多久,是年冬来到武汉。1947年,有人介绍他到武昌洪山湖北省农业改进所任职,但被他拒绝。直至1949年5月,武汉解放,他靠做小生意维持一家人生计。

1949年11月,湖北省财经干部学校招人,杜耀文报名参加考试,当时有2000多人参考。杜耀文从武汉考入湖北省财经干部学校第一期(今中南财经大学前身),张体学省长、王任重书记、财校校长接见了考取的学生,杜耀文如实地向组织交待了自己的经历,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信仰,走上了革命道路。1951年9月杜耀文毕业后分配到宜昌地区贸易公司,遇到管财经的副专员,同住一个单元,多次交谈,因为自己有文化,就跟这位副专员当了随行员。1951年调长阳地贸任会计股长。1952年春入省委党校学习,后来,中央强调技术干部归队,在归队训练班学习三个月,回到湖北省农业厅。1953年由湖北省农业厅分配到恩施专署农业技术推广总站。1954年初,受恩施专署建设科派遣,安排到宣恩县建设科畜牧股负责,科长是马绍恒,与王新武、高根良、于大同住县政府,这一干就是整整40年。

上个世纪50年代初期的宣恩畜牧兽医事业百废待举,既无统一的组织,更没形成专门职业,无专业技术人才。宣恩县建设科下设的畜牧股,当时只有杜耀文和熊某某两个人,熊不懂业务,不久就调往椒园税务所。之后又招谢恩炎为兽医干部。1955年,又调周英美到畜牧股,三人开展工作。

那时,在宣恩流行的家畜传染病有牛出败、牛气肿疽、破伤风、猪丹毒、猪肺疫、猪瘟、仔猪副伤寒等,一时间,牲畜大量死亡。1955年贡水河涨大水,附近居民扔进河里的死猪很多;沙道沟区两河口小河沿岸抛弃的瘟猪遍地皆是,民间的中兽医束手无策。杜耀文就地采取以会代训的办法培训民间中兽医,提高他们的诊治技术水平。县里一年开两次会,分春冬两季开。区里开月会,时间选在逢场天宣讲,杜耀文按时巡回进行技术辅导,散场后,将当地兽医集训2—3小时,传授畜病诊断防治技术,如测体温、常用西药、器械、肌肉注射等常规事宜。经过两年多的培训,全县有160多人基本上能胜任兽医工作。1956年后,还开始举办畜牧兽医训练班,先是一个月,后改为三个月,学习内容主要是中兽医医学、家畜内科、外科、静脉注射、牛瘤胃穿刺、重瓣胃注射、肠吻合术、猪剖腹产等。杜耀文结合实际,深入浅出,使学员易于接受,通过培训,提高了全县兽医队伍的业务素质,并涌现了一批像官吉生、袁协成、杨昌亮、江海成等兽医骨干。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到80年代,全县集体兽医人员90%以上都当过杜耀文的学生,聆听过他的教诲,都亲切地称他为“杜老师”。

1958年以后,杜耀文主持县农业局畜牧股工作,全县生猪防疫连年没有一个空白大队,没注射完的,他亲自前去补针。他工作严肃认真,从不马虎,哪里发生疫情,他就出现在哪里。有一次,长潭河区诺西乡的一个村,因猪丹毒病大流行,死了很多猪,这种病过去从来没有人能治好过,杜耀文去该村后住在农户家里开展治疗工作,直至疫情扑灭才回家。有一次,桐子营一带曾发生严重猪瘟疫情,杜耀文带领几个人住到该公社,一个晚上就注射了2000多头,疫情很快扑灭。有一年春节,晓关区一位农民因养的骡子患破伤风病,急得不知所措。那时一头骡子价值就达人民币8000多元。他听说“杜医生”治牲畜技术高超,便牵着骡子赶到县城兽医院,请求杜耀文治疗。杜耀文二话没说,放弃了自己的休假,花几天时间治好了这头骡子,畜主激动得热泪盈眶。

1969年,宣恩发现5号病,一位副县长挂帅,县卫生局刘双指挥普查,县畜牧股、食品公司成立普查小组,杜耀文带队,在县食品公司安排将所有的猪一头一头的清洗、隔离。他还到边界查封,提供宝贵资料。从沙道沟的二坪,上椿木营,专署说谁敢拍胸脯保证,杜耀文拍胸保证。之后,又一人担当成立县兽医院、配种站,办培训班,在县农场办了一期大型培训班。

由于杜耀文医术高明,用药奇效,敢于奉献,名声大振,宣恩方圆数百里,人称“杜神仙”。在“文革”期间清队时,被批为“国民党特务”“反动学术权威”,受到不公正的批判。软禁在老福利院(现气象站),过年也不能回家团 聚,后来到龙洞劳动时住在菜队(县民族中学),搞劳动改造达3年之久。

宣恩县水资源丰富,雨水充沛,多河流,溪涧、池沼,渣水坝,空气湿度较大,以往农民群众更有秋后蓄水泡田的习惯,这就为吸虫(姜片虫、肝片形吸虫、双口吸虫等吸虫的幼虫期),生活繁殖及其广泛传播提供了优越的自然条件。因此,家畜感染吸虫病十分严重。1977年10月,高罗公社九间店大队百头猪场,存栏92头。除刚满双月的仔猪22头外,其余70头大猪全部减食或废食,且猪膘日渐消瘦,倦卧,眼粘膜苍白,多数便秘,少数拉稀,当地兽医诊治无效,群众议论纷纷,说饲养员不负责任,克扣了饲料。有迷信思想的人还说是修猪圈时得罪了木匠师傅被使了手脚。时任公社书记张和继打电话请杜耀文去诊治。杜耀文去了以后,经诊断为片形吸虫病危害。通过分组对比实验摸出了有效方剂。6头服用敌百虫片的架子猪虽有不同程度的中毒反映,但5小时后,6头猪开始大量排虫,有一头猪一次排虫1100余条,其余64头喂服敌百虫片后,12个栏内牲猪都排出了一堆一堆的肉红色姜片虫。5天后,所有的猪食欲恢复正常,生长良好。而龙河大队12小队猪场21头猪感染此病,因未及时治疗全部死亡。又据县食品公司宰杀的890头肥猪,有70%的猪小肠内找到成虫。据资料统计,牛、羊最易感染肝片形吸虫病。患病牛耸毛枯瘦,行走缓慢,神态怠惓,拉稀,眼粘膜苍白贫血,下腭、胸、腹水肿,叩诊肝区有痛感。1973年,县食品公司宰杀老废牛450头,从80%的肝脏内检查出成虫。1978年宰杀88头,绝大部分患有肝片形吸虫病。

根据片形吸虫生存、繁殖、流行病学的特点,杜耀文组织兽医采取定期驱虫,粪便生物热处理,消灭中间宿主——螺类,保持畜圈清洁、干燥,妥善处理被片形吸虫感染过的家畜内脏等措施防治,危害畜群的寄生虫病得到了有效控制。

杜耀文作为老一辈知识分子,他悉心钻研科技,攻克难关。在长期的畜牧兽医工作实践中,对生物药品制造工作比较熟悉,也很感兴趣。他摸索出了很多中西医结合治疗牲畜常见病、疑难病的土法验方。

上个世纪50年代,国家是没有猪瘟疫苗的,他从省城武汉用飞机引种苗,在椒园兽医站自制猪瘟免化弱毒疫苗、猪瘟免化牛体反应弱毒疫苗,用于预防猪瘟牛瘟。1963年,他根据大牲畜破伤风发病机制和病理特点,采用中西医结合疗法,经试治骡马破伤风8例,均获痊愈,收到了满意的效果。如1970年城关镇搬运站一匹患破伤风多日的病马,牙关紧闭,两耳竖立,角膜露出,鼻孔豁张,颈项僵直,采食吞咽困难,全身肌肉紧张,形似木马,外界稍有声响,病态反映增强,他采取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案治愈。

上个世纪70年代,他自制“口服二联苗”预防猪丹毒和猪肺疫。生产这些药品,解决了当时宣恩防疫工作中生物药品不足的矛盾。1976年,他拟定出治疗牲畜热性病的“766”中草药处方,疗效显著。选用中草药提炼的“766”注射液,除治疗牲畜感冒、猪红皮病外,尚对耕牛甲基666粉中毒有类似硫酸阿托品和解磷定的治疗功效。如高罗公社龙河大队12小队一头水牛放牧时,畜主用甲基666粉在牛的颈、腹部灭虱,引起中毒倒地,口腔大量流涎,舌外伸,眼内隐,瞳孔混浊,粪便稀黑而腥臭,当及以“766”100毫升肌肉注射,每小时一次,为保护病牛心脏,用安那加20毫升肌注,第二天即愈。1978年,当时任恩施地区农业局畜牧科长的刘定一到宣恩找到杜耀文说:“现在全区牲猪发展很快,其最大威胁是病,特别是猪喘气病,希望你能有所突破。”杜耀文接受任务后,选用中草药,反复试验,终于加工提炼成“治喘一号”,经试治猪病340例,痊愈316例,好转13例,有效率达92.94%,并对康复3个月后的病猪与来自非疫区健康猪混群观察,未见隐性带毒。如畜主张文秀家的一头母猪产后患喘气病,当地兽医治疗多日无效,张要求杜耀文去治疗,病猪已绝食6天,站立不动,张口喘气,腹两边扇动,每分钟100次以上,粪便球形,小便短黄,体温正常,以“治喘一号”肌肉注射,疗程8天痊愈。后来,杜耀文将“治喘一号”治猪病的论文发表在《南京畜牧兽医杂志》上。1979年,在恩施地区第一次科学技术代表大会上,杜耀文宣读了论文《片形吸虫对畜牧业的危害及其防治》,受到与会专家和同行的好评。1982年,杜耀文撰写的《中西兽医结合诊治牲畜疾病》一文,从中西兽医结合的观点出发,论述了诊治牲畜疾病的独到见解,特别是在大牲畜破伤风病的诊治上,是一个独创。凡经他之手诊治的大牲畜破伤风病,无一死亡。而此前,该病是无法诊治的。1982年,恩施地区科学技术委员会、恩施地区畜牧局联合授予杜耀文“兽医师”技术职称。

杜耀文是一名兽医师,在牲畜品种改良上也做了许多工作,并做出了成绩。

上个世纪50年代,宣恩县的牲猪品种是“黑毛猪儿家家有”。这种黑猪能喂上两百多斤却是罕事。1954年,杜耀文从恩施专署畜牧场引进回宣恩县第一头约克夏白种公猪(专署从江苏省莲塘引进)。第二年又购回一对,并在城关建起了配种站(后为种畜场),就以这“一母二公”三头猪开始了宣恩县牲猪杂交改良工作。杜耀文吃住都在配种站,把母猪用挞斗装着放在枕头边进行照料、观察,为宣恩的牲猪“四化”,即公猪外来化、母猪本地化、人工授精化、仔猪杂交化,废寝忘食地工作着。约克夏白种公猪与本地黑母猪交配,其后代育肥体重。1958年,县里举行农业展览,畜牧馆展出的第一代杂交白猪体重达500斤,参观者场场爆满,从此,杂交猪在宣恩推广开来。1959年国庆十周年展,这头杂交猪重达600多斤,曾专程送到省城武汉展览馆和北京展览馆展出。

1974年3月28日,恩施地区农业局畜牧科派冉行健、谭祖权在宣恩县沙道沟牲畜配种站办生猪人工授精工作试点,开始阻力很大,农民持怀疑态度,认为取那么一点清水水,用胶管子怎么配得起种,怎么会下小猪?妇女见了还很害羞。杜耀文参与其中,首次用徒手采精的方法,成功地采取公猪的精液给发情母猪输配。1976年2月28日至3月3日,恩施地区农业局、商业局、粮食局在沙道公社召开全地区牲畜品种改良现场会,研究部署大力推广人工授精术。1976年,县种畜场开始进行人工授精工作,成立了人工授精站,对城郊农户饲养的母猪进行人工授精,到1986年,人工授精达1500头次,受胎率为82.32%。1981年全县公猪紧缺时,相继成立了板场、万寨、椒园、和平、长潭、会口、晓关、高罗、中间河、龙潭、桐子营、李家河、板栗园等10多个人工授精站。杜耀文为全县生猪实现“四化”(母猪地方良种化、公猪外来良种化、肉猪杂交化、配种人工授精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宣恩牲猪品种改良工作,在杜耀文的主持下,获得了显著成效,1985年,湖北省农牧业厅将宣恩纳入生猪“四化”建设,并投资20万元。全县1986年比“四化”前的1984年,农民增加收入1211万元,国家增屠宰税11万多元。1986年12月24日,鄂西自治州生猪“四化”验收工作组,写出了验收鉴定书,1988年2月20日,省农牧业厅给宣恩颁发了“生猪四化”合格证书,正式定为“生猪四化”县。

上个世纪60年代,全专区刮起一股“杀白猪”风,当时认为白猪肚腹小,肥肉少,猪油少,没得本地猪肉好吃。杜耀文不顾个人安危,坚决抵制,才使宣恩得以保留下来几百头,其他的县几近杀绝。后来,约克夏种公猪走俏,天津、华中农学院、湖南、宣恩周边县市都来购买约克夏猪。

在牛的改良上,杜耀文也投注了很大精力。他认为大牲畜少患病或不患病,一靠防治,二靠增强身体素质提高抗病能力。本地公牛体型小,牵引力差,野交乱配近亲繁殖之后,牛群体质退化,选种优配尤为重要。当时,在他的指导下,一个大队挑选一至二头体质强、体形大的种公牛以自然村就近选配。全县共选出种公牛500多头。1956年后,又陆续从河南、陕西引进全国著名的役用牛种南阳牛、秦川牛与本地牛进行杂交改良。1958年,他派人去天津购回一头荷兰奶公牛,1960年,他又亲自去武汉华中农学院,花了9000元购回一头荷兰奶母牛,到达巴东时发病,他在那里治了半个月,病好后,这头奶母牛繁殖了30多头。这是宣恩奶牛事业的开始。

为改良宣恩役奶兼用牛群,经过两三年的调查筛选,发现长潭河公社烂泥坝一本地黄母牛奶房大,奶头粗壮整齐,即与荷兰公牛配种繁殖后代。第一代杂交奶牛日产奶10多斤,第二代杂交奶牛日产奶20多斤,到了第四代一个泌奶期产奶8000多斤,日产奶最多时达50多斤,与荷兰纯种奶牛产奶不相上下。繁殖的公牛其役用力比本地黄牛大得多。省里专家来县检查工作时,高度赞扬宣恩奶牛群是全省首屈一指的。与此同时,还引进了来杭鸡、九斤黄、澳洲黄、白洛克肉用鸡、南江黄羊、安哥拉长毛兔等优良家畜家禽。

杜耀文在鄂西畜牧兽医战线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几十年工作如一日,人民给了他很多荣誉。1952年在宜昌工作时,获“宜昌专区二等劳动模范”称号。1980年,他不顾年老体弱,坚持参加了全省畜禽品种资源调查,获省农业厅畜牧局奖励证书。1982年,由于他从事畜牧业生产工作成绩显著,省人民政府授予他“先进工作者”称号。1983年7月,因他在少数民族地区长期从事畜牧科技工作,国家民委、劳动人事部、中国科协联合授予他“少数民族地区科技工作者”荣誉证书。同年12月,国家农业部授予他“农业科学技术推广工作者”荣誉证书,并颁发银质奖章,以资纪念。宣恩老百姓称他为“杜神仙”。1984年,杜耀文以67岁高龄退休。

杜耀文退休后,仍然十分关心畜牧兽医事业,经常撰写论文,给各级领导当参谋,献计献策。他曾历任鄂西自治州政协委员、宣恩县政协常委等职。1988年10月,根据他长期从业牲畜五号病防治工作,成绩显著,湖北省人民政府给他颁发了荣誉证书。这些荣誉,杜老只字未谈,他说:“那些荣誉只能说明过去,都过去了,现在有什么可炫耀的。”这些情况都是笔者查阅有关资料获得的。 (宣恩县政协供稿)

责任编辑:州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