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社情民意

关于加强村卫生室建设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8-08-08 08:04 作者:恩施市政协 编辑:州政协 浏览:0次

党的十九大报告将“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和全科医生队伍建设”作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抓好“卫生扶贫”,村级医疗机构是一支不可或缺的有生力量。然而,村卫生室建设仍存在诸多短板,难以适应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需要。

一是医疗资源短缺仍是村民看病就医的难题。恩施州有些县市的行政村由原来的小村合并而成,现有居住人口较多,例如,恩施市超过4000人的有52个,超过5000人的有27个,超过6000人的有 9个。因医疗资源有限,加之我州地处山区,山高路远,且村民居住分散,看病就医仍显不便,因路途遥远贻误诊治时机而失去生命的也时有发生。

二是服务能力不足仍是影响村民健康的瓶颈。一方面村医的数量与工作量不对等。我州的村医是按每个卫生室1-3名的数量进行配备,他们既承担着14大项46小项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家庭医生签约、卫生知识宣传等工作,还要承担农村多发病、一般常见病初级诊治工作,部分进入村支两委的村医还要负责相关村务工作,由于人员有限,工作量大,加之居住分散,很难完成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工作任务。另一方面是村医的业务水平与群众需求不对等。群众希望村医是什么病都能看、什么病都能治的多面手,但在现有的村医队伍中,年长的“赤脚医生”医学知识老化,而年轻的村医临床经验不足,日常工作中他们除了治“已病”和治“未病”外,还要会远程医疗设备的操作、会电脑、会心理诊疗,还要会驾车上门服务,大多村医力不从心。

三是人才引不进留不住仍是制约事业发展的关键。村卫生室地处偏远,工作条件艰苦,岗位缺乏吸引力,大中专毕业生不愿意到村卫生室工作,而且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后,取消了药品加成,加之从2018年1月份起,医保取消了一般诊疗费的报销,村医的收入来源仅靠财政补助、财政拨付给村卫生室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工作经费,一般转移性支付和村卫生室运行经费,以及中药20%的利润三项构成,同时要承担村卫生室的水、电、维修等运行费用支出。以恩施市为例,村医人均工资3万元左右,虽然超过省(2.2万元/人/年)、州(2.5万元/人/年)的标准,但与村干部、乡村教师差距甚远,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部分村医宁愿放弃工作到城市打工或另谋职业。据统计,恩施市近3年共引进126名村医,流出129人,人才很难留住。

四是基药品种少仍是影响医患关系的短板。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实施后,基药品种少、价格贵、配送不及时等问题普遍存在。一方面是基药生产厂家和配送企业因去痛片、阿斯匹林、创可贴等部分常用药品利润少,不生产或不配送,医疗机构在省基本药物采购平台上勾选不到价格低的常用药品。另一方面,按基药招标采购制度,医疗机构不能自主采购药品,而药店能通过不同渠道采购到群众需要的日常药品,且价格比医疗机构更实惠。多种因素导致百姓不信赖医生,不信任医院,医患双方都不满意。

为此,提出以下建议:

一、进一步加大卫生室投入,完善基层服务体系建设。根据《村卫生室管理办法(试行)》,州委、州政府出台相关文件,对现居住人口超过6000人的村增设1个卫生室,由政府出资、村委会协调土地、卫计局按照区域规划选址,分期分批进行建设。

二、进一步建强卫生队伍,创新用人激励机制。一是足额配备乡村医生。按照每千服务人口不少于1名的标准配备乡村医生。二是提高村医补助标准。可按村卫生室负责人2400元/人/月、一般工作人员2000元/人/月的标准兑现村医补助。对地处边远、条件艰苦的村卫生室,由州财政另行安排300元/人/月的艰苦津贴,以吸引更多的医务人员到最边远、最艰苦的地方工作。三是制定我州《乡村医生管理办法》,探索乡村医生“乡管村用”用人机制,强化乡村医生医德医风教育,加强行业自律。

三进一步加大培养力度,提高村医服务能力和水平。一是结合我州实际,重点培养。科学安排教育培训资金,每年举办以农村中医药适宜技术、农村常见多发病诊治、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为重点的培训,邀请相关专家教授,结合我州疾病发病规律编制教材。二是继续做好乡村医生订单定向培养工作。通过定点招生、定向培养、定向就业的方式,为农村免费培养大中专层次全科乡村医生。三是收集利用民间偏方验方,组织学习和推广,提高我州地道中药材利用率。

责任编辑:州政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